1. 書庫
                2. 我的書架
                3. 最近更新
                4. 收藏書迷樓
                5. 排行
                6. 您的位置:首頁>>玄幻奇幻>>真武狂龍>> 第八百一十二章 贊美我吧
                  分享到:

                  第八百一十二章 贊美我吧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回車) 下一頁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www.7621301.com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Shumil.Com

                      “呃……”

                      吳明悠悠醒轉,看到一老一中青,大眼瞪小眼的瞅著自己,頓時渾身惡寒不自在,下意識緊了緊凌亂不堪的衣衫。

                      “你小子這是什么眼神?”

                      兩人一愣,老者頓時氣的吹胡子瞪眼,狠狠敲了敲陸九淵腦門。

                      “老師莫氣,這孩子八成還沒完全恢復!”

                      陸九淵無辜的揉了揉腦門,無辜道。

                      得虧這兒沒外人,否則讓人看到,吳明一身臟污,還有兩個神色詭異的老漢和中青,指不定會往哪方面想。

                      但現在看,確實是吳明本人無疑,以他們的了解,除了吳明外,也再無人能這般氣人又賤兮兮!

                      “哈,前輩,咱們又見面了!”

                      吳明心中一突,趕緊打了個哈哈。

                      這就是臉嫩的好處,隨時隨地可以賣萌裝無辜!

                      “哼哼!”

                      老者氣呼呼撇過臉去。

                      “什么前輩不前輩,趕緊叫范師!”

                      陸九淵踢了吳明一腳,大有深意道。

                      “啊,小子吳明,拜見范師,當初不知范師尊顏,多有冒犯,還請您大人大量,您是不知道啊,小子對您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又如那……”

                      吳明眼睛一亮,一揖到底。

                      “行了!”

                      不等老者發話,陸九淵都看不下去,將吳明拉開,一臉訕訕道,“老師別見怪,這孩子……可能……真是剛剛度過命劫,神志不清,處于懵懂中!”

                      “嗯嗯,是滴是滴,這就是命劫的后遺癥!”

                      吳明小雞啄米似的忙不迭點頭,心中卻有如明鏡,這命劫八成就是二老對他之前狀態的總結。

                      “哼,我看你們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一個圣道有損,一個命劫初過,后遺癥都不輕啊!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小子當年也沒比他好哪兒去!”

                      老者冷笑道。

                      “老師,您說的哪里,這這……”

                      陸九淵臉色一僵,低聲道。

                      “算了,老夫也不好跟一個黃口小兒計較,既然他尊我一聲范師,就如了你的意吧!”

                      老者揪了揪胡子,不滿的瞪了陸九淵一眼,隨手向不遠處的光門內一抓。

                      嗡!

                      光華吞吐不定,約莫十幾息后,一方天青色寶玉拋飛而出,被老者隨手拋給吳明。

                      “還不謝過老師,這可是天道武玉,乃是不可多得的至寶!”

                      陸九淵目光微凝,趕緊推了把吳明。

                      “哦,多謝范師!”

                      吳明把玩了下寶玉,畢恭畢敬行禮,可還沒等老者擺足架子享受小輩崇敬,險些摔個趔趄,“不過,這玩意有什么用?”

                      “什么叫這玩意?”

                      老者氣的揪下大半胡須,化作光點消散,身形一閃的掠入光門內,逃也似的道,“你的傷勢不輕,交代完了就回來!還有,這次不把書院里幾個刺頭*好了,永不準出書院。”

                      “多謝老師!”

                      陸九淵躬身一禮,這才沒好氣的看著吳明道,“你呀你,放眼神州,即便是妖蠻見到老師,都會尊稱一聲范先生,能得其一句指點,便是僥天之幸,你倒好,三兩句話就把他老人家氣走了,可知錯過了多大機緣?”

                      “或許我跟他老人家八字犯沖吧!”

                      吳明暗暗腹誹,面上卻訕訕道,“這不是見他老人家好說話,小子才敢如此嘛!”

                      “哎,算了,待日后有機會,再當面請易他老人家吧,現在是不行了!”

                      陸九淵嘆了口氣,輕拍了拍吳明肩頭道,“此寶可助你觀摩一次天意演武,若天賦足夠,運氣好的話,足以將一門寶典級絕學,推演至登峰造極,乃至融會貫通,隨心所欲就不要想了,史上從未有人成功過!”

                      “哦!”

                      吳明撓了撓頭,有些小意失望。

                      如今他突破宗師在即,各種武學造詣登峰造極,融會貫通,此寶雖好,卻連錦上添花都算不上。

                      “你小子!”

                      陸九淵哭笑不得,終于明白自家老師什么心情,這小子就是個氣死人不償命的主兒,不由笑罵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如今還未突破宗師,當世還有所欠缺吧?”

                      “不瞞前……叔外公,之前歷經劫數,我已越過心猿意馬之劫,如今心神圓滿,突破在望!”

                      吳明如實道。

                      “我不知道你修煉的是何種法相,但想來有那幾位高人指點,當不會耽誤你才是,但你一身鋒芒極盛,我本意是想讓你收斂鋒芒,但如今已是多事之秋,不爭則退,所以……”

                      陸九淵沉吟少頃,目光灼灼的看著吳明,隱有希冀道,“所以,我希望你繼承陸家《觀潮游龍經》,至少要將游龍劍法修成!”

                      “這……”

                      吳明遲疑,看著陸九淵有些灰敗的面色,心中不由一暖,恭聲道,“長者賜,不敢辭!”

                      “好好!放開識海,老夫助你一臂之力!”

                      陸九淵老懷大慰,屈指輕點吳明眉心,浪濤起伏聲中,龍吟陣陣,一縷真意注入其識海。

                      吳明只覺渾渾噩噩剎那,便覺一道怒濤般的游龍進入識海,循著自身魂魄游走,如龍歸大海般傲嘯蒼穹,旋即化作光點融入魂魄。

                      無數玄奧的口訣,一個個字符,宛若驚濤駭浪之劍,在其魂魄中游走不定,成為吳明本能記下的一部絕學,正是《觀潮游龍經》。

                      “多謝叔外公!”

                      須臾醒轉,吳明拜謝。

                      “哈哈,好好!”

                      陸九淵撫須暢笑,欣慰不已,“來來,咱爺倆好好聊聊,跟我說說,你這些的經歷吧,我雖然時有關注,但還是想聽你親口說一說!”

                      吳明無法,只得將近幾年的經歷,事無巨細,娓娓道來,只是隱瞞了枯曄圣魂,不是信不過陸九淵,而是蓮燈牽扯太大了!

                      “這些年苦了你了!”

                      陸九淵聽完后,扼腕長嘆,眉宇深深皺起,“聽你的意思,此行回去,多半是要完成與山魁圣君的交易,擔山一族的人,不好惹啊,當年之事,熟對熟非,現在也說不清了,畢竟是為了人族,眾圣殿偏幫,情有可原,于理不合……哎!”

                      “山老出手,已是破例,孫兒當竭盡心力完成諾言才是!”

                      吳明恭聲道。

                      “哼,他就是看準了這一點,知道你對承諾看的極重!”

                      陸九淵沒好氣的拍了拍腿,眉頭皺的越發深沉,“若是以往,我或許……”

                      “您……”

                      吳明澀聲道。

                      “不要有心理負擔,其實啊,當年圣道之爭,我早就輸了,這些年不過是在強撐而已!”

                      陸九淵似乎看透吳明心事,重重拍了拍他肩頭,笑道,“如果實在覺得過意不去,就贊美我吧?”

                      “啊?”

                      吳明還震驚于陸九淵的灑脫和事實,被突如其來的不著調驚呆了。

                      “怎么?”

                      陸九淵佯怒,笑罵道,“你小子夸了玄圣,贊過守明那小子,弄個一夜魚龍舞,如今秦樓楚館傳唱十二絕詩,到了老夫這兒就沒詞兒了,不會是江郎才盡了吧?”

                      “這……”

                      吳明撓了撓頭,很想說,沒想到您是這樣的臨淵先生,可看著那滿頭黑灰相間,有些枯敗的長發,腦海中閃過初見陸九淵時的瀟灑和陸家祖輩為神州前赴后繼的犧牲,不由澀聲道,“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寥,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里嘆零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陸九淵身形巨震,呢喃自語,颯然長嘯,“哈哈哈,我陸家世代為國為民,奈何奈何,家國天下,沒有家,何來國?放眼天下,長生久視,終非我所愿也!我陸家,當得起這‘照汗青’之稱!”

                      吳明眼眶微紅,這是何其灑脫?

                      他向來認為那些慷慨赴死之人都是愚蠢的,茍且偷生,尋機會抽冷子狠狠捅敵人一刀再死,也比那般毫無價值死了強的沒邊。

                      現在他明白,那些偉光正的精神,并非虛言標榜,確實需要傳承,因為那是人族的脊梁!

                      脊梁斷了,傳承沒了,一個族群就沒了氣節,就會淪為豬狗,任人宰割!

                      前世那位為漢家傳承而亡,流傳千古,忠義無雙的民族英雄,若知道自己的詩,為這樣一個世代為人族傳承而前赴后繼,悍不畏死的家族正明,當會老懷大慰吧!

                      當然,也有他一點私心,畢竟這是一位可敬的自家長輩。

                      “好了,此間事了,我還有最后一物贈你!”

                      陸九淵摸出一方玉件,好似平素時常把玩的玩物,卻又不是尋常可見的形狀,凸起不平,棱角分明,摩挲了一會道,“此物乃是一尊真龍角,乃是陸家祖傳磨劍之寶,你不要急著拒絕,他們兄妹還沒資格繼承此寶,待得日后若陸家有人能入你之眼,盡可傳于便是!”

                      說完,不容分說的塞進吳明手中。

                      “孫兒記下了!”

                      吳明恭聲道。

                      “好,走吧,中唐不太平,我送你一程,借老師的光,這符鏡天門接通的是石鼓書院靈脈大陣,足以讓你去任何地方了!”

                      陸九淵欣慰點頭,袖袍一拂,流光閃爍,卷著吳明進入了光門,眨眼消失無蹤。

                      “我勒個去,這就是傳說中的任意門啊!”

                      吳明歷經天旋地轉,已然看不清陸九淵身影,似乎跨過了無數空間,不知去往了何處。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7621301.com)

                  《真武狂龍》章節( 第八百一十二章 贊美我吧)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真武狂龍讓更多書迷知道。
                  28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