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庫
                2. 我的書架
                3. 最近更新
                4. 收藏書迷樓
                5. 排行
                6. 您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仕者生存>> 第四百七十九章 雪夜返程,呼救聲聲
                  分享到:

                  第四百七十九章 雪夜返程,呼救聲聲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回車) 下一頁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 www.7621301.com 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M.Shumil.Com

                      李曉禾坐著越野車走了,空留下沈麗莎站在原地發呆。

                      回頭看了看那個模糊的身影,李曉禾心中暗道:還想跟我斗,你差得遠了。

                      收回目光,坐正身子,李曉禾拿出手機,看著上面一條短信,短信是冷若雪發來的。

                      短信內容很簡單:我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沈麗莎總拿一些事情威脅你,難道她就沒什么怕的嗎?好好想想。

                      剛才正是在這條短信的提示下,李曉禾才對沈麗莎說出“我知道你怕什么”。這是李曉禾情急之下的訛詐之語,他不知道對方怕什么,尤其不知道對方現在怕什么。不過從對方的神情來看,顯然她對那句“你我心知肚明”有了畏懼,說明她真有怕的東西。

                      按說也是,只要是人,只要有思想,就應該有怕的東西。那些天被對方要挾,自己總擔心她對冷若雪不利,從來就沒想過以彼制彼,想來自己真是愚蠢。

                      “主任,你講的真好,比那個女的講的好多了。”程劍峰在前面說了話。

                      李曉禾收起思緒,說道:“是嗎?我沒覺得呀。當時好像一共錄了四個,不知道為什么最后就成了倆。”

                      “肯定誰錄的好,就播誰的。”說過之后,程劍峰又問,“主任,直接回縣里嗎?”

                      “是,直接回。”說到這里,李曉禾才意識到一個問題,馬上又道,“對了,下午還沒吃飯呢,到第一個服務區吃。”

                      “好咧。”應答一聲,程劍峰駕駛著越野車,直奔高速口而去。

                      離著上口越來越近,才發現異常,入口處車道上竟然沒有一輛車,所有車道顯示都是紅色禁行標識。

                      在到了收費廣場后,才發現收費島上豎著指示牌:前方下雪,高速封閉。

                      下雪了?沒有呀。李曉禾轉頭看向車外。

                      “主任,現在去哪?”程劍峰請示著,“還回嗎?”

                      “回,走下面舊路。”李曉禾回答的很干脆。他可不想回去,不想再見到那個可惡女人。

                      本來要是不遇到沈麗莎,李曉禾是打算住到市里的,可現在寧可慢著挪,他也絕不回市里了。

                      離開高速口,越野車調轉車頭,沿著外環路返回了三、四公里,然后從匝道下去,拐上了通往思源縣的二級公路。

                      近幾年長途走高速習慣了,乍一上這種雙向行駛的舊路,實在覺著別扭。這種公路不但路況差,而且彎道多,還要不時會車,尤其又是黑夜,速度實在慢的厲害。

                      顛顛簸簸,咯咯噔噔,坐在汽車上,卻是搖搖車的感覺。

                      覺得走出了很遠,時間也過去了半個多小時,一看外面路牌,才走出三十多公里。照這個速度,回到縣里至少得六個小時,還不知道是否前面真有雪,也不知道這雪有多大。

                      又走了半個來小時,窗外便飄起了雪花。在寒風的吹拂下,雪花飛舞,甚是好看,但卻極大的影響了行車速度,也加大了行車隱患。

                      在晚上九點的時候,越野車一共走了兩個多小時,行駛出了一百二十來公里。此時,外面的雪花也稍大了一些,路上也積了厚厚一層雪,輪胎壓在上面,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與剛出城時相比,現在路上的車輛也多了許多,所有車輛都是慢慢的謹慎行駛著。

                      望了望外面,前面出現影影綽綽的燈光。

                      李曉禾伸手指向燈光處:“小程,那里應該是郵驛鎮,過去吃口飯,順便也看看住的地方,實在不行就住下。”

                      “好的。”應答過后,程劍峰又道,“看看情況再說,現在走還好點,估計明天早起路上要滑得多。”

                      就這樣,越野車一點點靠邊行駛,向著前面鎮子駛去。

                      離著燈光處越來越近,便可看到不同牌照的大小汽車停在前邊。

                      在離著那個飯館足有二百米的地方,路邊汽車便停的滿滿當當,想要停下,都沒地方,眼看著飯館就是進不去。

                      也真是湊巧,就在即將駛過飯館門前區域時,一輛首都牌照汽車駛離,程劍峰迅速把越野車塞了進去。

                      “哈哈,有福之人不用忙。”李曉禾說笑著,跳下汽車。

                      程劍峰鎖好車門,跟著下車,二人向著飯館走去。

                      人滿為患,

                      飯館里人擠人,人挨人,六人小桌楞是坐了十多人,看樣子都是不同人群拼到一塊的。

                      飯館里,收銀臺上擺著四大盆熬菜,現在人們只能選擇這些,只能用手勢比劃著。

                      一個黑臉女人拿著大勺子,為人們按份撈著盆里的熬菜,旁邊一個小眼男人負責收錢。

                      李曉禾擠到前面,一指最右邊大盆,問道:“這里邊是什么肉?”

                      “甭管什么肉,有吃的就不錯,一會兒稀湯也沒了。”黑臉女人側過臉,為旁邊客人舀著熬菜,譏誚的說。

                      知道對方會錯了意,李曉禾又道:“我是說,如果要是羊肉的話,我就不要了。”

                      “羊肉?哪有羊肉?羊肉三十幾一斤,哪有豬肉實惠。”黑臉女人帶出了不耐煩,“你到底吃不吃,不吃上一邊走,給別人騰開地方。”

                      “你這人怎么說話呢?”程劍峰接了茬。

                      “沒時間跟你們瞎扯。”黑臉女人用勺子磕著盆沿,“誰要,誰要?”

                      眼神制止了司機,李曉禾用手示意著,“這個,這個,一樣來一份,兩碗米飯。”

                      “一百。”小眼男人伸出了手。

                      這家伙夠貴的,平時這種店里,就這些東西,最多三十塊錢。

                      可能是看出了李曉禾的心思,小眼男人催促著:“要不要,要不要?一下雪,菜是翻倍的長,明天還得長價。”

                      “好好好,要要要。”李曉禾急忙應答著。

                      付過錢,接過飯菜,兩人好不容易找了個桌邊,把兩份熬菜放到桌沿上,一人端了碗米飯,站著咀嚼。

                      不知是盆底的緣故,還是本就放多了鹽,兩份熬菜一個比一個咸。米飯時間較長的緣故,基本沒了什么熱度,咽進肚里也覺得一塊一塊的。

                      嚼著冷米飯,吃著咸菜湯,李曉禾不禁心中暗罵:臭娘們,都是你害的。

                      是呀,如果不是沈麗莎忽然出現,肯定早就在飯店吃過晚飯,現在要么美美的洗澡,要么正躺在床上愜意的了解國家大事呢。

                      吃了少半碗米飯,便覺得肚里不太舒服,李曉禾就放下了飯碗。

                      此時,程劍峰也正好不吃了。

                      二人轉身,離開了這家飯館。

                      看到不遠處有“旅館”字樣,李、程二人過去一問,結果沒有一家有地方,只好做罷,上了汽車。

                      相比起剛才,天上的雪花又大了,地上積雪也厚了好多。

                      程劍峰發動著汽車,腳下給油,汽車一陣轟鳴。

                      “嗡……嗡……嗡……”

                      車尾忽的橫擺了一下,然后才“蹭”的一下向前駛去。

                      “嘎吱”、“嘎吱”,

                      車輪軋在積雪上,緩慢的行進著。

                      郵驛鎮的燈光漸漸遠去,路上都是紅、黃二色的汽車尾燈光亮。相對而言,現在路上的汽車隨處可見,但車輛密度不如先前,可能是郵驛鎮車輛集中停放過多所致。

                      前幾天剛換的輪胎,防滑性能要好的多,除了起步時橫擺了一下以外,再沒發生過側滑。當然了,一直與前車保持著安全距離,并保持勻速前進,也是保證行車安全的重要因素。

                      半個多小時過去,也才走出二十來公里。

                      而此時,外面的風卷雪依舊不小,能見度非常低。公路也到了爬坡路段,路面上的車轍也變得锃亮,不時看到前面的車輛“甩尾巴”。

                      坡路不大,走了十多分鐘,便上到坡頂,開始下坡。雖然下坡坡路更緩,但相比起上坡來,要難走的多。關鍵是因為車輛大都點著剎車,車轍印全都锃明發亮,導致后面車輛更得點著剎車行進,車轍也就更為光滑。

                      車燈映照下,前面一輛汽車忽的擺動尾巴,在原地打了半個磨磨,然后才慢慢向前行進。

                      還好保持著適當的距離,越野車并未需要停下,而是保持著一慣的勻速前行。

                      前方又一輛,這輛沒有先前那輛幸運,在它打磨磨時,后面一輛汽車頂了上去,結果兩輛汽車有了“零距離接觸”。

                      在越野車從側旁經過時,兩輛車上的人已經鉆出汽車,正站在路邊,討論著有關事宜。

                      感受著剛才的整個過程,李曉禾有些后悔,不該堵氣返程,并決定到前面鎮子就住下。如果實在沒有客店,就是找當地政府,也得對付一晚。

                      在后悔返程的同時,李曉禾還是暗罵沈麗莎,若不是那個臭女人,肯定不至于冒險上路。

                      “主任,你看。”程劍峰忽道。

                      順著程劍峰示意方向看去,然后李曉禾搖下了車窗。

                      “嗚……”,

                      一陣白毛風卷進窗子,同時也帶進了一個聲音:“救命,救命啊!”

                      “叮呤呤”,手機忽然響起。

                      拿出手機一看,李曉禾不由暗罵:真他娘爛草纏腿。于是不去理它,任憑它響著。

                      “救命啊。”

                      “救命啊……”

                      聲音雖然微弱,卻不是一個人發出的。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7621301.com)

                  《仕者生存》章節( 第四百七十九章 雪夜返程,呼救聲聲)內容由網友收集并提供,轉載至書迷樓只是為了宣傳仕者生存讓更多書迷知道。
                  28杠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