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书库
                2. 我的书架
                3. 最近更新
                4. 收藏书迷楼
                5. 排行
                6. 您的位置首页>>同人美文>>凤倾天下王的绝色弃后>> 第九十一章 两个瓷瓶
                  分享到

                  第九十一章 两个瓷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7621301.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Shumil.Co


                      萧轻舟从马?#30340;?#24868;怒的走出来的瞬间他的脸色已全然恢复依然是白衣风/流风度翩翩甚至嘴角勾着笑意

                      而周围原本应是围在马车周围的黑骑此刻已退至十?#23383;?#22806;

                      脑海里稍一思索他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笑他和端木靳多少年了没这样吵过还记得上一次吵架是他们7岁那年原因早已不记得如今却没想到为了端木靳的王妃而大吵一架

                      招手叫黑骑重新围拢然后骑上他的白马若无其事的对黑骑吩咐再去找一匹马车普通一点明儿一早王爷王妃坐新马车走只留隐卫保护你们黑骑所有人守着这辆马车务必?#25214;?#20860;程赶往靳城

                      这样的吩咐这么显而易见的意图若是平?#20445;?#40657;骑们早已不假思索的奉命可今日萧公子刚和王爷吵了一架啊

                      虽说军队上大半开销是萧公子的银两可他们毕竟是王爷的心腹亲卫啊

                      这个问题很纠结

                      众人很想答是?#20445;?#21487;他们不敢

                      照轻舟说的做端木靳轻飘飘一句话从马?#30340;?#20256;出

                      是众人这才齐齐应道果然王爷和萧公子好兄弟?#30340;?#21557;架车外和

                      飞焰就跟着黑骑端木靳再补充一句

                      是飞焰答

                      飞焰既是黑骑的统帅又是隐卫的首领从来不离端木靳寸步由他来引开端木羡的追踪人马已是再合适不过

                      马?#30340;ڣ?#31471;木靳还在给上邪辰擦拭背部以及挑着身上的银针碎片这么细致的活儿他做得极其认真

                      银针碎片自是挑不完的他也便是就着容易刺伤她皮肤位置的地方捡虽然说她这会儿还在昏迷可说不定待会儿会翻个身稍微挪动下啥的

                      背部已然?#35828;?#19968;塌糊涂他可不想她身体其他部位再受伤

                      目光一百次一千次的从她背上划过从她裸露在外面的其他肌肤划过那样吹弹可破的皮肤那样凝白如雪此刻背部几无完好而其他部位因得过分丢失水分皮肤表面全是细皱

                      微微叹了口气这样的痛怕也只有她这样的女子能忍下了从她毒发到昏迷她不过闷哼了几声没叫过一声痛更没掉过一?#21355;?br />
                      再再次叹气不是说是厥国最尊贵的公主上邪岩最疼爱的妹妹吗这样坚韧的性格究竟是怎么炼成

                      终于把背上血迹擦拭完毕也终于把多余的银针碎片弄走端木靳小心翼翼给她上药然后盖上被子

                      目光微转落在马车中间那张桌子上

                      桌子上放着两个小瓷瓶一红一蓝正是萧轻舟下车时留下的

                      萧轻舟说两个都是活血化瘀之药红瓶的抹在她身上蓝瓶的抹在她下面

                      端木靳又?#34892;?#19981;爽这个萧轻舟管得也太宽了关心得也太多余了吧?#36824;?#24819;到她上面还想到她下面谁知道他还有没有想什么不该想的

                      然不爽是不爽醋了是醋了可?#31449;?#20182;还是忍不住走到桌子旁边拿过那两个小瓷瓶重新走到*边坐下

                      昨儿晚上那么疯狂?#36824;?#26159;她其实还有他

                      她身上的淤青其实他都知道?#34892;?#26159;吻`痕?#34892;?#26159;他手上太过用力那一场欢`爱他是那么想把她揉进骨血

                      至于她下面的红肿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每一次结束后她都会皱着眉说痛痛可魅药的毒性再次袭来的时候她又一定会缠着他要他要了一/夜的地方到最后是什么情形他能?#24674;?#36947;

                      那样的纵/情那样的疯狂他端木靳纵从前有过其他女人却从来没有一个能让他燃起那样的热情

                      ?#29942;?#34987;单的一角?#38391;?#22905;的袖子再倒出红色瓷瓶里的药水细致的给她揉了起来

                      接着是另一只手然后是细腰的位置再稍稍往下

                      那样美妙的曲线淤青自是比其他位置都多他皱?#36857;?#20869;心一点点自责他从前都?#24674;?#36947;自己竟这么暴力

                      大掌依旧如给她揉手臂一样揉着可是这里?#31449;?#19981;是手臂

                      虽说皮肤的细滑柔腻不如头晚可那握在手上引起的各种瞎想因?#31859;?#22812;的亲密接触却是愈?#30001;?#20102;

                      倒药在手心按摩至吸收

                      这个动作端木靳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特别是在臀`瓣的位置

                      有的时候他会对自己说差不多了吧然下一刻他又一定会自我否认这地方的淤青太多得好好多揉揉

                      于是至小红瓷瓶药水用完的时候端木靳还觉?#31859;?#24049;没按摩到位

                      皱?#36857;?#23558;小红瓷瓶丢到一边然后继续对萧轻舟各种内心不满真小气不就是点活血化瘀的药吗都舍不得多装一点

                      萧轻舟汗别小看这么一小瓶药可都是浓缩过的别?#30340;?#20010;手臂?#25512;`股?#36864;?#26159;往十个大汉全身抹那也是够的端木啊您老是不是使劲在辰?#23601;飞?#19978;揩油啊

                      丢了小红瓶端木靳很快又往小蓝瓶看去

                      没错辰辰下面也受伤了他要给她抹药争取在她醒来的时候那里也已消?#20303;?br />
                      不同于小红瓶小蓝瓶里装的不是药水而是药膏

                      他很快挖了一块然后伸进被子探进裙?#20303;?#22905;的裤子早?#35328;?#26152;夜的疯狂中化为碎片这会儿倒是方便他上药

                      这一次端木靳和方才几乎是全无差别的药膏挖了一块又一块将她那地方里里外外抹了厚厚一层

                      某处因?#32654;?#38754;的温度太高药膏抹进去后很快?#21482;?#34701;化

                      也?#24674;?#31471;木靳怎么想的究竟是药理知识太过缺乏还是他压根就是故意的总之药膏融化一次他就重新涂抹一次

                      很快药膏用完了那地方也被他弄得一片泥泞

                      然后他很淡定的用干?#24187;?#24062;擦手然后不出众读宝想的他自讨苦吃的某处开始胀`痛

                      

                      上邪?#21483;?#26469;的时候是半夜她趴在*上还未睁开眼睛就感觉到马车的颠簸喉咙很干仿佛被灼伤了一般

                      在她的记忆中昏迷前的最后一个?#20804;?#26159;焚烧极致的温度从身体每一滴血?#28023;?#27599;一个细胞核中爆发如同氢弹爆裂的那一瞬那样极致的温度完完全全把她化为灰烬

                      努力睁开眼睛便看见满室的清辉光线并不十?#32622;?#20142;却把整个马?#30340;?#29031;得一清二楚

                      原来她还没有死啊

                      目光缓缓从马?#30340;?#25152;有事物?#19979;?#36807;桌子?#39318;?#36719;榻窗户门帘

                      以及坐在地上头部靠在*上睡着了的端木靳

                      端木靳的侧脸很英俊?#25214;?#30340;脸部轮廓挺拔的鼻子因得完完全全睡着了原本铁血的气质也就淡化不少

                      也?#24674;?#26159;这样的月色太能柔化人的五官还是她的?#26408;?#21457;生了变化此刻看端木靳她竟觉得有几分小孩子的可爱

                      端木靳费力开口嗓音已沙哑得惨不忍睹每说一个字都仿佛是刀子在喉咙?#20384;?#22238;割着

                      幸得端木靳一向浅眠听得上邪辰说第一个字他就已经醒来

                      水再次艰难开口

                      只见端木靳已一个箭步冲到桌子前也不点灯就着月色给她满满的倒了一杯再飞快走到*边将水杯放?#20102;?#30340;面?#21834;?br />
                      张口清凉的液体含进嘴里再顺着喉咙滑下那焦灼得似要?#25226;?#30340;喉咙瞬间得到缓解

                      几口后杯子顶端的水已喝完想要继续?#20154;?#22905;只能捧着杯子倾斜一些

                      伸手

                      手臂刚微微一动端木靳的声音已经传来别动我帮你

                      那般温柔温柔得已不像她认识的他

                      他的手已然抬高水杯上邪辰来不及好奇的看他一眼只就着倾斜的水杯继续?#20154;?br />
                      一杯喝完还要吗?#20426;?#31471;木靳问

                      先前那番毒发上邪辰那样里三层外三层的出汗体内水分失得太多此刻正是大量补充水分的时候

                      果然上邪辰点头端木靳再次走到桌子面前倒水

                      我这毒轻舟怎么说?#20426;?#22905;看着他的背?#21834;?br />
                      他说你?#36824;?#20859;身体以后多休息多笑解毒的事交给他端木靳说着已重新端了满满一杯水走了过来

                      又是一番牛饮上邪辰再次一口气将杯中水喝完然后再要了一杯

                      这一次她喝得不那么猛了一边?#20154;?#19968;边问问题

                      端木羡为什么没死?#20426;?#22905;的箭头明明?#26082;?#26080;误插进他的?#33041;?#36830;末端都没了进去为什么没死

                      他的构造?#25512;?#36890;人不一样他的心长在右边端木靳说三年前父皇还在那年秋天?#22987;?#29417;猎有人想暗杀于他对方是个神箭手百步穿杨也是一箭插入胸膛左侧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死他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从那以后便有传言说他是真命天子转世就连心的位置都是特意为保住他的生命而与常人不同

                      那为什么没有人说他是妖怪转世?#20426;?#19978;邪辰问在这个年代妖怪之说怕是?#26085;?#21629;天子转生更能?#34987;?#20154;心亦流传更广吧

                      ?#26263;?#26102;也有这种传?#29275;?#20294;很快被压了下来端木靳顿了一下本王也是在?#28982;始?#23849;的时候才知道端木羡的生母才是?#28982;?#26368;爱的女人

                      怎么说?#20426;?br />
                      ?#28982;瞬牛?#30149;逝之前遗诏早已写好除了让端木羡即位更重要的是一条是除柔妃也就是端木羡的母妃外所有嫔妃全部?#21507;?#21253;括当时的皇后也算是为端木羡扫了一大片竞争对手母族的力?#20426;?br />
                      那你的母妃?#20426;?br />
                      本王母妃不在?#21507;?#20043;列因为她早在本王11岁那年她就已经仙逝

                      抱歉上邪辰几分歉意

                      无妨端木靳沉身只眸底闪过几分恸色那一年宫中巫蛊之术大盛彻查之下罪魁祸首竟是他的母妃皇上一怒之下赐贤妃七尺白绫

                      我喝好了上邪辰将头往旁边移了下

                      端木靳看了看剩下的大半杯水毫不介意的喝了两口然后端着杯子往桌边走去我以为你至少要喝十杯

                      我倒是想喝十杯那也要胃里装得下上邪辰说着试图动了动身体

                      这一动她立即发现身体的异常习惯性笑容亦僵在脸上她的下面怎么好像全是水甚至连裙子上都湿了很大一块那感觉就好像来了月`事

                      很快算了下时间不对啊月`事怎么也应再十多天后

                      趁着端木靳背对着自?#28023;?#19978;邪辰飞快伸手在下面抹了一把

                      尼玛果然是湿的

                      再把手伸出来就着通透的月色她看见自己润湿的手那液体是透明的不是经血

                      她很快想到两种可能性第一头天晚上和端木靳xx时的各种他的她的液体现在才流出来第二她昏迷这?#38382;?#38388;内她做了个超级无敌大春`梦虽说梦的内容毫无印象呢但显然自己身体有?#20174;?#20102;

                      唉果然从前网上看见的那些关于xxoo的知识点是对的女人一旦做了第一次后面就很容易想

                      背上还痛不痛?#20426;?#31471;木靳将杯子放好转身

                      上邪辰一个紧张?#34917;瞬?#20102;那么多忙将手上润湿擦在被子上?#30333;?#33509;无其事的不痛好多了

                      你再睡会儿我们待会儿会换辆马车到时候我叫你端木靳说着继续往*边走去

                      上邪辰顿时有点小紧张他要做什么他之前不都坐在地上靠着*的吗难道现在见她醒了他就要上/*了

                      从前和他一路往京城去的时候两个人清清白白?#36864;?#36538;在一张*上她也不觉的什么可如今他们明明已经发生了什么了她便再也做不到之前的淡定

                      再说她这会儿下面还湿的呢?#36864;?#23545;xxoo为数不多的常识里她也知道女人想要的时候才会湿

                      她的身体她这是怎么了

                      她很?#29275;?#22905;的眸中亦是三分不解?#20174;?#19971;分是慌张那个端木羡不会给下了狠手这辈子也离不开那事儿吧

                      端木靳很清晰将上邪辰表情落在眼里他很纳闷你怎了是痛还是感觉又要发作了?#20426;?br />
                      没上邪辰忙着摇头总不能将自己下面的?#32431;z?#33258;己对魅毒的猜测告诉端木靳吧万一不是她猜的那样那多丢人

                      男人气息更近忽的上邪辰只觉得半空黑?#25226;?#19979;心里更是一紧她忙着开口你

                      怎么了?#20426;?#20182;温柔弯腰替她掖了掖被角

                      见他没其他动作上邪辰这才放下心来将自己原本快脱口而出的别碰我咽了下去

                      果然是她多心了

                      端木靳给上邪辰拉好被子很快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侧窗旁的软榻上坐下他的头靠在车厢闭上眼睛假寐

                      菀妃怎么样了?#20426;?#22812;色中上邪辰忽的开口

                      她没事一句话端木靳连眼睛也没睁开显然是不愿多谈

                      上邪辰原本也不过想问问上官?#29942;?#26377;出意外如今见他这样更是明白自?#21512;?#21069;的猜测是对的

                      什么菀妃病重什么最后一面统统都是假的

                      ?#28909;?#33728;妃没死也?#36824;?#33258;己什么事儿上邪辰直接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旁边端木靳却再也睡不着了

                      那日当他走进关雎宫寝宫宫殿内所有宫人随即退下?#20445;?#20182;就觉得有点不正常端木羡是什么样的人他的占有欲那么强怎?#32431;?#33021;容忍自己和上官云单独见面而?#19968;?#26159;在他的授意下所有人退了出去

                      很快看见上官云她果然躺在*上三千青丝如绸?#37034;?#25955;在枕头上一张俏脸如?#19968;?#33324;娇艳她的双眸轻轻瞌着双睫轻颤显然是没有睡着

                      这样的气色也能叫病危

                      他依然走了过去站在*头喊了一声菀妃?#20426;?br />
                      双睫再次轻颤瞬间睁开眼?#20445;?#19968;双美目俏生生的看着端木靳我不?#19981;?#20320;这样叫我我?#19981;?#21548;你叫我云儿她的声音是清脆的甚至是轻快的一如多年前的少女

                      上官云飞快从*?#25103;?#20102;起来穿在身上的不是普通中衣而是薄如蚕翼的纱衣纱衣里面什么也没有穿美?#20204;?#32447;一览无?#29275;?#20851;键部位更是影?#25353;?#32496;

                      一瞬端木靳微愣喉结亦跟着滚动了一下这是他深爱了多年的女子如今竟以这般诱/惑的姿势站在自?#22909;?#21069;

                      内心不安愈加明显上官云一向知道轻重自她入宫以来她一直如履薄冰此般行径如无端木羡授意她绝对不会做

                      忍端木靳很快转过身去?#28909;?#33728;妃没事那本王先告退了

                      靳别走身后一双柔软的手从背后环绕过来紧紧的抱着他春葱似的指头在他胸口时轻时重的揉着靳我想要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www.7621301.comm)

                  凤倾天下王的绝色弃后章节( 第九十一章 两个瓷瓶)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书迷楼只是为了宣传凤倾天下王的绝色弃后让更多书迷知道
                  28Ϸ